当前位置:2019年全年资料内部公开 > 确信度 >

批判性思维:带你走出思维的误区

  可信度 □如同刺杀肯尼迪,围绕“9·11”事件的各种阴谋论试图让我们相信各种不可信的东西。本章讲述可信度问题。

  让我们先来看看发生在德弗身上的事。不久前,德弗收到来自花旗银行的邮件,通知他的信用卡账户出了些问题,要求他登录银行主页核实相关问题,该邮件还提供了银行网站的链接。德弗点击进入网站后,被要求提供有关个人信息的详情,包括账户号码、社会安全号码以及他母亲的曾用名。德弗点击进入的网站看起来很像花旗银行的主页,上面有银行的徽标等标志。很快,德弗就发现自己的信用卡购买了电视机、家庭影院、高档汽车音响等物品,而他从来都没有订购或收到这些东西。

  德弗是“网络钓鱼”的受害者。随着时间的推移,网络钓鱼的伎俩不断翻新,有的钓鱼者还威胁若不回应就会锁住账户,受害者不乏其人。其实,那些自称来自银行或其他公司的邮件,只要要求你通过邮件或网站来提供你的个人识别信息,这些邮件就是不可信的。

  就审查可信度而言,有两个方面值得质疑。其一是质疑断言本身。德弗应该自问,银行通过邮件通知账户出了问题,而且要求提供个人识别信息的可能性有多大(提示:没有银行要求客户通过网络或电话提供这些信息)。第二个值得质疑的是断言的来源。德弗相信邮件的来源是合法的。但关键在于,在互联网上,无论是网站还是电子邮件,一般人很难识别显示屏后面的人来自哪里。有时候,计算机专家可以识别电子邮件的确切来源,但我们大多数人却容易被误导。

  被网络钓鱼引诱上钩并不说明德弗缺乏智慧。急于知道账户的情况可能让德弗忽略了邮件提供的信息可能是假的。就像专栏“现实生活”中描述的,一厢情愿的思维或者贪婪的欲望都可能让人放松对可信度的警惕。而批判性思维可以帮助我们在关键的时候擦亮眼睛。

  你的电子邮箱有可能会收到来自尼日利亚的要约邮件,对方自称是尼日利亚公务员,正寻找像你这样有银行账户的人,他要往你的账户汇数百万美元,借以在尼日利亚以外的国家洗钱。这些钱来源于对石油产品“虚开”或“重开”发票。你将因为所起的帮助得到可观的提成,但为转款做准备也为证明你的良好信用,你先要支付一定数额的钱到他指定的户头。

  这种伎俩被称为“4-1-9诈骗”,因为尼日利亚以“刑法4-1-9条款”规制该项诈骗。该项诈骗已实施了20多年(在网络盛行之前是通过电话、传真),目前又有各种新的版本。批判性思维者很快就能识破这种要约缺乏可信性,但是成千上万的人未能识破这一点。由于贪婪或者缺乏批判性思维能力,行骗者骗走了美国人数百万美元。

  评估可信度要从两个不同层面着手:第一是断言本身,第二是断言的来源。对于“鸭子嘎嘎地叫是在通过莫尔斯电码交流”之类的说法,人们只会一听而过。因为无论其源自何处,此断言都缺乏可信度(该说法缺乏初信度,下文将解释“初信度”概念)。但是对于“鸭子成群结队地生活”人们就不会感到惊讶,这一断言具有可信度,我们对该断言的相信程度取决于其来源。若该说法出自关于禽类的书籍或出自禽类专家,就比出自本书的编辑更为可信。

  无论涉及断言还是其来源,可信度都有程度之分,它们并不是要么完全可信要么丝毫不可信。“美国总统被秘密绑架而且一个酷似他的演员取代了总统”的说法让人觉得不大可信。但相比之下,“美国总统是来自遥远星系的外星人”更不可信。正如不同断言的可信度有程度的区别,信息来源(亦即人)的可信度也有程度的不同。如果你一直喜爱的邻居因抢劫银行而被捕,你很可能认为矢口否认的邻居是可信的。但经确认他持有消音器和一支抹去了编号的0.45口径自动手枪后,这位邻居就失去了可信度。一位知识渊博的朋友所说的良好的投资机遇对于我们或许是可信的。如果获悉他本人也投资于该领域,就更加提高了其可信度(至少我们确信他本人相信该信息);可如果我们获知他将从我们的投资中得到可观的回扣,其可信度就随之降低了。我们在评价信息来源的可信度时,通常关注发布信息者与其所提供的信息是否利益相关。

  现实生活专家,利益相关方,高级骗局 本书的作者之一最近看了一个电视录像,貌似几个金融专家在讨论近年来美元相对于其他币种持续贬值的情形。在讨论了贬值的原因及结果不久,话题转向针对这种情形可以通过购买合适的外币来获利。而其间他们说到某公司提供的特定理财产品的种种好处……总之,话题最终转向特定的金融产品。“专家”实际上是利益相关方,他们的主要兴趣在于推销他们所推荐的投资产品。

  尽管节目开始时他们高度评价了教育的价值,观看节目的作者还是决定不理会他们推荐的产品。随后的调查表明,经过包装,所介绍的产品盈利能力看起来比它实际能够获利的情形远为诱人。作者守住了自己的金钱。

  利益相关方(interested party)比利益无关方(disinterested party)更可疑。其中,利益相关方指可以通过我们的信任获益的人,不以任何方式从我们的信任中获益的人是利益无关方。

  尽管并非所有的利益相关方都想迷惑我们,也不是利益无关方都能给我们提供优质信息。但综合考虑各种因素,要在相信利益相关方之前先相信利益无关方,这是批判性思维的工具箱里至关重要的工具之一。这个规则或许是本书提供给读者的最重要的引导。 人们常常根据无关的因素来判断某人的可信度。例如,人的生理特征与其可信与否原本关系甚微。某人是否一直与你眼神对视?某人是不是在冒汗?他是否在紧张不安地笑?尽管这些特征与人的可信度关系不大,但人们却广泛运用这些特征来判断他人的可信度。斯坦福大学的一项最新研究显示,身材高大、声音洪亮和果断的人会得到更多的信任。

  人们还用一些其他无关特征来判断人的可信度,其中包括:性别、年龄、种族、口音和举止习惯等。人们往往也根据某人的衣着来判断其可信度。甚至有人认为,人们所戴的太阳镜也“会说话”;也许其中不无道理,但太阳镜所说的与可信度关系不大。某人的职业一定与其知识或能力有关,但以此来判断其道德特征或诚信度,就不太可靠。

  哪些因素与判断人的可信度有关呢?我们将具体论及,但其清单中并不包括表面现象。或许你以为可以通过观察一个人的眼睛来对他做出判断。但实际上,我们无法仅仅通过注视一个人来确定他的真诚、知识或性格(通常是这样,但也不排除例外,参见专栏“识谎天赋”)。

  如正文中提到的,我们过于依赖外在特征来决定是否相信一个人。上面图片中的两个人,你更愿意相信谁?实际上,可以想到很多理由,左边图片上的人与右边图片上的人一样,会告诉我们不真实的事情。

  当然,即便从可靠的信息来源接受可信的判断,我们也难免有时会陷入困境。例如,在填写纳税申报表时,很多人会听取有资质的诚实专业人士的可靠建议。但即使有资质的诚实专业人士,也难免过失,以致我们要承担其后果。一般而言,无论是断言本身可疑还是信息的来源可疑(更不必说断言及来源都可疑),接受可疑的信息都会招致麻烦。如果一位修理工说我们的车需要更换变速箱,该断言本身也许并不可疑——也许车的行驶里程已表明该更换了;也许例行保养做得不够好;也许车换挡时怠速不稳等。但要记住,修理工是利益相关方,如果有任何理由怀疑修理工会为自己的利益夸大问题所在,我们就要重新看待变速箱的问题。

  本书的作者就曾被汽车专营店告知发动机漏油,需要花费上千美元修理。由于在车库的地上并没发现漏油迹象,谨慎的作者就准备等待查明漏油的严重程度再决定是否修理。从专营店的“诊断”至今已11个月过去了,也没有发现汽车漏油的明显迹象。结论是什么?汽车专营店是利益相关方,对于他们可以获利的建议我们要有不同看法,原本车并不需要花上千美元来修理。

  如果一个断言本身缺乏可信度,或者其来源缺乏可信度,那么就要对其展开质疑。

  因此,我们审查断言时需要问两个问题:第一,在什么情况下一个断言本身缺乏可信度——换言之,在什么情况下断言的内容缺乏可信度?第二,在什么情况下信息的来源缺乏可信度?

  某断言缺乏内在的可信度是指:该断言与我们观察到的或我们已知的(我们的背景信息)或其他可信的判断相冲突。

  下文将对该回答做出解释。然后我们会转而讨论上述第二个问题,即关于信息来源的可信度问题。

  2005年,联邦政府为了杜绝医疗保险领域的欺诈或浪费对其设立了审计项目。亚特兰大的审计公司PRG-Schuitz受命审查三个州的医疗档案,以查明其中有无错误或收费过高。这看起来很不错。

  但问题出在设立审计程序的具体方式。审计公司只有在发现了错误或查出收费过高的情形下才能依据错误的额度提取25%~30%的佣金,否则没有报酬。当然,这就让审计公司成了利益相关方。因为审计公司发现的欺诈或浪费越多,它的报酬越高。

  就像具有批判性思维的人可以预见的,PRG-Schuitz发现了大量的欺诈和浪费:到2006年9月,他们就查出了1亿多美元的问题,到行政法官审查该项目时,他们又发现了几百万美元的问题。不难预见,所查出的许多问题在后来的上诉中被查明实际上是合法的。

  记住,让利益相关方处于决策的位置容易滋生错误或者更糟。这也就是警示语“不要让狐狸看守鸡窝”所要表达的意思。

  顺便说明,由于当初的规定,尽管PRG-Schuitz发现的错误后来被证明没错,但该公司还是依据其发现的错误额度提取了佣金。狐狸得以逃脱。

  4.2评估断言的内容 有些断言不证自立,无论从何种途径获得这类信息我们都能接受它。但与我们的观察或背景信息相冲突的断言却值得质疑,下面将分别讨论这两种情形。

  我们自己的观察提供了关于这个世界的信息的最可靠来源。因此,对与我们的观察相冲突的判断提出质疑,是最为合理的。假如摩尔看到朋友马奎斯买了一辆新的红色迷你库珀,但帕克告诉摩尔,“听说马奎斯买了一辆天蓝色迷你库珀”,摩尔并不需要经过批判性思维训练就可以指出帕克所说的车的颜色有误,因为这和他本人观察到的颜色相冲突。

  但观察或记忆并非不可错。有各种因素会影响我们的观察或记忆。注意力不集中、牵挂着其他事件或情绪不宁等都可能引起观察的种种偏差;物理条件的限制也会导致观察的误差,如光线昏暗、环境嘈杂、速度过快等;度量工具的不精确、不稳定或不准确也会导致观察结果的偏误。帕克就曾因为车胎压力表的瑕疵而导致在高速行驶时爆胎了(他现在带两个车胎压力表)。

  据纽约某调查错误判决的社团“无罪工程”提供的消息,在过去10年里,207名获得宽免的被监禁者中,有75%是因为证人的错误指认而导致了错判。

  不可否认的是,并不是每个人都具有同等的观察力。有些人具有超群的视力、听力或记忆力,这些人在相应方面的观察能力就超于常人。

  我们的信念、希望、担忧和期望也会影响我们的观察。告诉某人某间屋子里鼠患成灾,他就可能认为他看到了有老鼠的证据。告诉相信鬼魂的人某间屋子里有鬼魂出没,她就很可能相信她看到了有鬼的证据。在心灵研究会为测试人们的观察力而举办的降神会上,有些观察者坚持认为他们看到了很多根本不存在的现象。当被告知某班的学生比普通班级的学生更聪明后,老师就很可能相信这些学生做的作业优于平均水平,即使事实并非如此。

  在第6章,我们将谈到一厢情愿的思维(wishful thinking)的谬误(谬误就是推理的错误)。任由希望和愿望影响我们的判断、粉饰我们的信念时,就犯了一厢情愿的谬误。“现实生活”专栏“尼日利亚预付款4-1-9诈骗”中,所提到的许多人既是诈骗者的受害人,也是一厢情愿的思维的受害者。通常不会发生这样的事:仅仅因为你拥有账号就有人给你支付大笔钱财,而对方所需要的只是转款的准备金。最容易受骗上当的人也能明白这个道理,但似乎唾手可得的大笔钱财蒙蔽了他们的双眼。

  个人兴趣和偏见会影响我们对事物的认知和判断。对于我们喜爱的人,我们难以发现其斤斤计较或自私自利的行为;对于我们痴迷的人,则看他的一切都完美无缺。与之相反,对于我们讨厌的人,则总能发现他的斤斤计较或自私自利。我们如果迫切希望某项计划获得成功,就能超乎实际地看到其成功的迹象。而我们如果希望某项计划归于失败,就会不自觉地夸大其中的缺陷,甚至想象出一些原本不存在的不足。如果一项工作、日常事务或者一个决定是我们不愿面对的,我们就会倾向于从中得出最糟糕的暗示,并以之为借口迟延不决。但如果我们事先就倾向于做这项工作或想做该决定,我们就更有可能关注它可能带来的积极影响。

  上图的两张桌子看起来不同,但其实大小形状都完全相同。这幅幻觉图由罗杰·谢泼德于1990年设计。该图表明我们的观察很可能出错,这里仅仅是因为视角不同而导致错觉。正文中提到,还有很多因素影响着我们的观察。

  最后要说的是,记忆像观察一样并不完全可靠,除非我们以可控的手段记录了我们的观察。正如多数人所了解的:记忆也可能具有欺骗性。批判性思维者总要保持如下警觉:他们记忆中所观察到的,也许并不是他们曾真正观察到的。

  然而,尽管第一手观察并非绝对可靠,但它们仍然是我们最好的信息来源。任何与我们自己的直接观察相冲突的报道,都要经受我们严格的质疑。

  我们总是基于背景信息(background information)(大量已被证明的信念,包括我们从自己的直接观察中学到的事实和从其他途径了解到的事实)来评价各种报道。这样的信息之所以被称为“背景”,是因为不像我们今早亲眼目睹的事情,我们也许无法具体说明自己是从哪里获得这些信息的。在我们的背景信息中,有很多是被各种材料充分证实了的。背景信息充当着我们的知识储备的信息库。当遇到与背景信息相冲突的各种报道时,即使无法通过直接观察来反驳它,我们通常也会拒斥它。对于报道“北极附近有繁茂的棕榈树”,即便我们没有机会通过直接观察证实或反驳这一陈述,我们也会毫不犹豫地拒绝接受它。

  幽默作家加里森·凯勒在电台里虚构了一个城市沃比冈湖城,其中,女人强壮,男人俊俏,孩子也都非常出色。这个城市的名字被用来指代人们的一种心理倾向,人们都相信自己在许多方面优于他人。大多数人相信自己比一般人更聪明、更公正、少偏见,是更好的司机。 不久前,加州大学洛杉矶分校的高等教育研究所完成了一项针对高中12年级学生的调查研究,收回问卷100万份。70%的人认为他们的领导力高于平均水平。只有2%的人认为他们低于平均水平。在评价与他人相处的能力时,100%的人认为自己高于平均水平,其中,60%的人认为自己处于前10%,25%的人认为自己处于前1%。

  在许多方面,人们更愿意(渴望)相信自己比客观证据所显示的要好。这种倾向可能给我们招来种种麻烦,如成为行骗者的行骗对象,过高估计我们在特定领域的能力从而导致损失。

  通常情况下,在最初面对一个断言时,我们首先赋予该断言一个特定的初信度(initial plausibility),即粗略评判一个断言对我们而言是否可信。这一评判取决于该断言和我们的背景信息有多大程度的一致性——它和背景信息“吻合”得如何。如果较为吻合,我们就赋予它较高的初信度;我们倾向于接受它。但如果该断言和我们的背景信息相冲突,我们就会赋予它较低的初信度,除非有强有力的证据支持它,否则我们倾向于拒斥它,如“在美国,去年吉他的销路比萨克斯风要好”。这个断言与我们大多数人的背景信息很相符,我们不需要更多的证据就可以接受它。但是“查利87岁的祖母在隆冬时节游泳横渡密歇根湖”这个断言的初信度就不高,因为它明显和我们关于87岁老人、密歇根湖、在冰水中游泳等背景信息相冲突。事实上,除了亲眼目睹这一冬泳之外,不知道还有什么方式能说服我们接受这一断言。即便看到了这一冬泳的场面,我们也应该考虑自己被假象欺骗或愚弄的可能性。

  据心理图形学(又称相面术,作者更认可这个名称)专家比尔·科定勒称,一个人的面部特征多彩地揭示了他的需求和能力。他不是说可以从面带微笑或一筹莫展中看出一个人的情绪。而是说可以通过你与生俱来的面部特征来解读你基本的个性特征。 你是招风耳吗?说明你表现欲强。招风耳越明显的人表现欲越强。你的脖子短而细吗?说明你固执、说话强势。你嘴唇厚吗?说明你喜欢引人注目。由于下巴的长短、眉毛的位置、耳朵的大小、脖子的长短都能准确地表现人的个性特征,专家就可以由此断定两个人之间能否成功地相处。

  前总统卡特的这张照片说明他喜欢引人注目,而布什总统则内向(嘴唇薄)且控制欲强(眉眼距离近)。 你们自己来判断上述说法是否可信(作者觉得这不太可信)。科定勒是加州圣安瑟尔摩市的前市长,这一事实会让他所说的更可信吗? 现实生活识谎天赋

  旧金山大学的沙利文教授就人们识别欺骗的能力对1.3万人展开了调查,结果发现有31人具有超常的能力。被沙利文教授称为“天赋”的这种要体现在对稍纵即逝的肢体语言、面部表情的敏感。说话迟疑、声音发颤之类都是说谎的线索。具有识谎天赋的人依据这些线索就能发现那些说谎的人。

  沙利文教授教心理学,她和同事希望通过研究这种“天赋”从而更能了解泄露谎言的行为。她在全美医学会的第23届科学报告会议上提交了这份研究报告。

  或许有极少数人能可信地指出谁在说谎,但被视为有这个能力的人远远多于实际有这个能力的人。

  ——来自出版学会的报告 并不是每个可疑的断言都像关于查利的祖母渡湖那样地离奇。最近有一篇关于得克萨斯州林代尔发生了一起房子被盗走的报道,初看起来这个报道不大可能为真——谁能把房子偷走呢?但有可信的材料证明这真的发生了。甚至有更加鲜为人知的事件最终也被证明是真实的。这说明,针对与我们利益相关的报道,即使初信度较低的,也值得我们去审查它究竟是否为真。

  遗憾的是,对于解决已相信的知识与新信息之间的冲突,并无简明的公式可以套用。作为一名拥有批判性思维能力的人,你要做的就是在考量与背景信息相冲突的断言(初信度低的断言)时,信任你的背景信息,但与此同时要保持一个开放的头脑,并意识到更进一步的信息有可能会让你放弃原被视为真实的断言。这是艰难的权衡,但也是值得探究的活动。例如,设想你最近一直经受头疼的折磨,你尝试了医生给你开的各种药物都无济于事。正好你的一个朋友说她和你症状相似,用通常的药物也是久治不愈,后来她尝试芳香疗法很快奏效。本书作者并不太相信精油能治疗头疼,因而对芳香疗法并不寄予多大希望。但也不排除一种可能,芳香疗法能让人舒缓放松,而紧张是头疼的原因之一。

  关键在于初信度有程度的区分,有的断言相当可信,有的断言只是勉强可信。如,有可能为真的(实际上为真)断言:帕克和比尔·克林顿是高中同学;不大可能为真的断言:帕里斯·希尔顿是物理学博士。上述关于芳香疗法的可信度介于这两个断言的可信度之间。

  而背景信息对于适度评价断言的可信度是至关重要的。在不具备有关某主题的背景信息时去评价有关报道的可信度就是勉为其难。你的背景信息面越广,你就越能胜任对给定报告的评价。例如,若不具备经济学基本知识,就无法恰当地评价关于联邦赤字的风险的判断。要判断把社会保障称为储蓄账户的误区所在,有关社会保障是如何运作的背景信息就可帮你澄清要害。而扩展背景信息、丰富知识的不二法门是:广泛阅读,自由交谈,培养探究的态度。

  4.3评估信息来源的可信度 为了支持2003年春天入侵伊拉克的行动,布什总统发布了很多关于萨达姆·侯赛因统治的耸人听闻的信息。布什政府关于伊拉克情况的信息来源广泛,其

http://boardflip.com/quexindu/478.html
点击次数:??更新时间2019-08-09??【打印此页】??【关闭
  • Copyright © 2002-2017 DEDECMS. 织梦科技 版权所有  
  •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在线交流 
客服咨询
【我们的专业】
【效果的保证】
【百度百科】
【因为有我】
【所以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