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2019年全年资料内部公开 > 确信度 >

从章莹颖案说起——诉讼中法官如何认定案件事实

  中国访问学者章莹颖被绑架杀害一案,一直牵动着中国民众的神经。此前该嫌犯已承认杀害了章莹颖,当时还一度引发网民热议:连嫌犯自己都承认杀人了,为何不能直接定罪判刑?必须找到章莹颖的尸体后才能定罪么?如果一直找不到岂不是无罪释放?

  无论是刑事诉讼还是民事、行政诉讼,认定案件事实的标准其实都可以概括为“证据印证”+“内心确信”。

  证据印证,也就是大家都知道的“孤证不能定案”这一概念,是指对于同一待证事实至少有2份以上的证据相互印证。这可视为形式标准;内心确信,是一个法律概念,是指法官经过对证据审查认定并结合全案情况,心里认为某一事实是存在的(刑诉和民诉的标准不一样)。内心确信,更强调实质标准。如果没看懂,我们简单举例阐释下:

  女孩小丽(20岁)和男网友小明开房后第二天,由于小明舍不得对小丽花钱,不肯给她买某品牌的包包,小丽一气之下去派出所报了案,声称被小明强奸了,希望警察抓小明坐牢。但小明否认发生过性关系。在案证据有:小丽的陈述、两人微信聊天记录(没涉及开房的事)、两人酒店入住记录。

  对例1稍微改变下。小丽去派出所报了案,声称被小明强奸了。小明承认发生过性关系,但坚称二人是自愿开房,是一夜情,不属于强奸。在案证据一样:小丽的陈述、两人微信聊天记录(没涉及开房的事)、两人酒店入住记录。

  就例1而言,小明否认发生性关系的事实,由于缺少关键证据——如精液、精斑等,只有女方陈述,这就是上面所谓的不满足“证据印证”的条件。生活中类似以强奸罪报案的情形其实很多,但最终男方能被定罪的,很少。曾经有一个女生咨询过我类似的问题,但那个时候已经离他们开房日期过去了2天了。而且,当晚女生就洗了澡,没有丝毫物证留下。事后几天才想报案,那就太迟了。

  而例2,小明不否认发生了性关系,但结合双方网恋的事实及微信聊天记录,他们之间超大概率属于“一夜情”,女方纯属自愿。这也就是上面所谓的认定强奸没有达到“内心确信”的程度。

  就章莹颖案来说,即使嫌犯承认杀了人,如果一直找不到尸体,也没有其他证据相互印证,那么还真不能直接对嫌犯定罪。我国刑事诉讼法上也有明确规定,只有被告人供述,没有其他证据的,不能认定被告人有罪和处以刑罚;没有被告人供述,证据确实、充分的,可以认定被告人有罪和处以刑罚。民诉上也有类似规定,如《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民事诉讼证据的若干规定》第76条规定,当事人对自己的主张,只有本人陈述而不能提出其他相关证据的,其主张不予支持。但对方当事人认可的除外(这里涉及“自认”规则)。

  这种规定其实是有道理的:这既是防止发生错案、冤案的司法制度保障,也是法律真实原则的体现——即使客观真实无法百分百还原,但至少要求依据证据认定的案件事实是符合逻辑、生活法则的唯一推定结论。

  想想我国发生过的几起如佘祥林案等骇人听闻的冤案,在找不到尸体且疑点重重、当事人不认罪的情形下,法院居然敢定罪,现在看来简直是草菅人命。对于嫌疑人自己承认犯罪的这种,现实生活中也确实存在顶罪或由于精神疾病而误认为自己犯了罪等情形,如果仅凭口供就径直将其定罪,那确实容易造成诸多错案、冤案的发生。

  这里有必要指出的是,民事案件中有“自认”制度,即如果被告对原告指控的事实予以认可或者主动承认对己不利事实的,原告不用举证。而刑事诉讼中,尽管在一定程度上可以将控方(检察院)视为原告,但却没有自认这种规则,也就是说,不能因为被告人直接认罪了就能在没有证据的情形下直接定罪。

  上面讲了,除了证据印证外,还要达到“内心确信”才行。在我国,刑事案件和民事案件的标准是不一样的。刑事案件,需要达到“排除合理怀疑”的程度;而民事案件,除了欺诈、胁迫、赠与事实等需要达到刑事上的“排除合理怀疑”程度外,一般都只需要达到“高度盖然性”标准即可——法官结合证据,认为待证事实的存在具有高度可能性(但又非必然)时,就可以认为事实为真,是存在的。为方便大家理解,我同样以两个例子来说明:

  以强奸案为例,在案证据有被害人乙女的陈述、阴道内精斑(物证鉴定)、被害人身上留下的甲男的指纹等。甲男否认强奸事实,声称其对乙女只实施了猥亵行为,后,离去。

  某离婚案中,女方声称经常被其丈夫家暴,并拿出了某晚遭受家暴后的报警回执、去医院就诊的病历、受伤照片等。女方以此向男方索要精神损害赔偿。对此,男方认为这些证据只能证明女方被打受伤的事实,无法证明是男方打的。最终由于男方无法拿出相反证据证明不是自己打的,法官认定了家暴事实。

  在例3中,在案证据确实足以认定嫌疑人甲男强奸事实的存在,但这也只是依据证据规则推理出的逻辑结论,真相可能并非如此。比如这种情形:甲男对乙女实施猥亵行为,后,离去。乙女用棉签将甲男精液涂抹在自己阴道内壁。这同样能形成前面的证据链。但,由于这种质疑太不符合常理,故不属于“合理怀疑”,所以法官完全可以凭借这些证据认定甲男构成强奸罪。

  在例4中,女方所提出的众多证据其实只证明了一个事实,她被打受伤了。至于是否是男方打的,其实没有直接证据,但这是依据经验法则可以推定出的合理结论——大晚上,女方被打,还报了警,又指控是男方打的。只要不是精神有问题,“男方家暴所致”这个结论就是合理的结论(需要指出的是,例4中家暴事实,高水平法官会认定男方家暴。以往的家事审判实务中,家暴往往难以认定的一大原因就是法官对于家暴证明标准的要求太严格,机械适用证据规则)。

  有学说认为,民诉上“高度盖然性”标准可以用75%的百分比来表示,即法官心里认为待证事实的存在可能性高达75%以上就可以认定事实存在。但我们不能据此认为刑事案件上的“排除合理怀疑”标准就是一种100%程度,因为100%就是客观事实的标准了。我们只能视为其标准高于高度盖然性标准,接近100%,可理解为是一种“极高盖然性标准”。比如上面举的例3,真相有可能就是甲男猥亵,没有强奸,但法官依据在案证据得出甲男强奸这一事实符合证据适用规则,符合法律真实原则,即便将来有新证据推翻了这一事实(即有新证据表明甲男只是猥亵),原判决也不算错案、冤案。

  章莹颖案,就目前报道来看,此案证据逐步增多,案件事实也逐步明朗,相信嫌犯克里斯滕森最终被判杀人罪应没啥问题。(至于是否会判死刑,还有待后续进展才可知)。

  证据法非常精深,本文只算略微涉及证据法的皮毛。还有众多比如“举证责任”、“举证责任转移”、“举证责任倒置”、“经验法则”、“推定”、“心证”等概念,其实都是证据法中比较重要的内容,读者若有兴趣可自行搜索相关知识学习。

  对于刑事案件而言,辩护律师其实大部分工作都是围绕证据展开的。是否能熟练掌握证据适用规则,是检验律师业务水平的一个重要指标(有时通过一份质证意见就能窥见一位律师的办案水准)。相比于刑事案件,其实民事案件更考量律师的办案水准;而对于民诉证据适用规则的精通程度,往往又是一个重要衡量指标。对于想深入学习证据法的法律人士,建议可以从民诉证据法入手,再结合刑诉证据法,如此可比较透彻的理解证据适用规则。

http://boardflip.com/quexindu/332.html
点击次数:??更新时间2019-07-03??【打印此页】??【关闭
  • Copyright © 2002-2017 DEDECMS. 织梦科技 版权所有  
  •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在线交流 
客服咨询
【我们的专业】
【效果的保证】
【百度百科】
【因为有我】
【所以精彩】